呵呵!」气的玉珠站起来就想去教训一下那只大猴子

2020-06-08 06:09作者:admin来源:未知>次阅读

第三天的中午,阿德和玉珠才不紧不慢的来到了翱岭的山脚下。一路走来,越往西天气便越坏,风几乎没有停止过,人烟也越来越稀少了。在三天中,阿德凭着自己敏锐的感知,总共摆脱了十几帮跟踪者,其中有两帮应该是何无极派来保护他们的手下,余下的都是些盗贼,目标也不是他俩。怪不得何无极一听说阿德要单独外出,就急了呢,看来瞑阳界还真不是一般的乱啊。其中有两、三帮盗贼,阿德大体上估算了一下,甚至有超过两万人了。可惜的是这些事情阿德没有告诉玉珠,否则玉珠肯定能觉察出点什么的。这里可是瞑阳界的最西边啊,人烟希少,那么大群的盗贼是不可能没事跑到这种地方来玩的。夕阳镇,在瞑阳界已知的范围内,这个镇处在最西边。镇子不大,也就几千户人家的样子。阿德和玉珠牵着马走入镇中的时候,正值午饭时间。各家各户的烟窗里飘散着炊烟,一阵阵的考肉的香味飘了开了,弄得阿德肚子里咕咕的直叫。「哇!香格里拉大酒店,靠!名店就是有气魄,连锁店都开到瞑阳界来了。玉珠,我们就这家了,呵呵!」只是走进这家店,里面的情景实在是无法让人与香格里拉联系到一起。一个八、九十平米的小方厅里黑呼呼的,因为这里终年狂风肆虐,所以这里的建筑物上都没有窗户。照明设备再陈旧一点,自然就让人不敢恭维了,不过幸好这里不会潮湿,否则跟个监狱就没什么两样了。一个跟大黑差不多的侍者,该是这里最英俊的家伙了吧,七、八只鳄鱼怪围坐在饭店一角的桌子边,张大了嘴巴大嚼着,咯吱、咯吱的骨头被咬断的声音,以及飞溅出来的血浆,立刻便把阿德和玉珠的好味口糟蹋的踪影全无了。「啪」的一声,大黑般英俊的侍者把一张又脏又旧的菜谱扔到桌上后问道:「吃点什么?」「两杯萨普萨,谢谢!」萨普萨是一种植物的根茎,用它榨出的汁酸酸的,略带点甜味,很开胃。玉珠知道这种时候喝点萨普萨,还可以起到止吐的作用,所以要了两杯。「两千块一杯,两杯四千块,先付钱。」侍者的态度若是真到了香格里拉,恐怕早给老板炒糊了。玉珠正付账的当口,大门「咣当」一声被从外面踢开了,十几个奇形怪状的家伙横着就进来了。任何时候,人都是一种欺软怕硬的动物,刚刚还在横眉怒目的侍者,这会儿竟能马上换了一付笑脸迎了上去,低头哈腰的说道:「各位爷,欢迎光临小店,里边请,呵呵!」气的玉珠站起来就想去教训一下那只大猴子,却被阿德拦下了。这种气其实玉珠以前也是常受的,即使是现在,玉珠自己也无所谓。可是要阿德受这种气,玉珠可接受不了,虽然坐回去了,可眼睛还狠狠的盯着那只大猴子。大猴子的笑脸并没有换来好脸色,一个红脸尖头的家伙不屑的喝道:「这里我们主人包了,赶紧把不相干的人统统给我清出去。另外,告诉厨房,把好吃、好喝的都端上来,快去啊,还愣着干吗?」「哎,哦,是、是,马上办。」大猴子的反应还是挺快的,刚哎了一声了,便见那十几个人的手已经开始伸向了腰间的刀、剑,忙改口转身找老板去了。「阿尖,怎么这么半天还没弄好啊,公子爷的马车都到了。你动作快点,仔细着公子爷的鞭子。」一个十五、六岁的小丫头这时候从门外走了进来,那个红脸、尖头的家伙见了忙也换成了大猴子刚刚的表情,一副点头哈腰的孙子样。这变化跟大猴子刚刚的表演,简直一模一样。玉珠再也忍不住了,「噗嗤」一声就笑出来了。那个被叫做阿尖的红脸家伙闻声回头冲着玉珠一瞪眼,骂道:「臭丫头,敢取笑你爷爷,活腻了。」说着右手一抬,一支蓝汪汪的袖箭便朝玉珠打去。「死阿坚住手。」「大胆。」两声呼喝同时响起,尖尖的声音是那个小丫头的,后面响起来的是阿德的声音。笑了一下就连招呼都不打,抬手便是杀着,用的还是带毒的暗器,阿德那么随和的性子都给他惹火了,这个阿坚也真是该杀了。袖箭眨眼间便呼啸着到了玉珠的面前,劲力之大、速度之快,绝对不是个五、六耀的高手所能做的到的。箭身上一根根的倒刺再次说明了它的主人的恶毒。这种袖箭除非是用兵器去挡,用手的话那些带着剧毒的倒刺一样能杀死你。最厉害的是,这种袖箭一旦射入人体内,拔都拔不出来。说是迟,那是快,就在袖箭就要突破玉珠的防护网的时候,一只手从一边伸了过来,刚好抓住了箭头。此时玉珠的冷汗也流了出来,这只手若是再晚上那怕半秒钟,那么玉珠现在恐怕已经倒下了。「哼!来而不往非礼也,还给你。」一声冷哼,紧接着那只捏着箭头的手一抖,没等众看清楚是怎么回事呢,那支袖箭便不见了。几乎是同时,门口处传来了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,只见一个捂着屁股就跳了起来。大概是忘了自己是在室内了,那人跳的猛了一点。只听「咚」的一声,香格里拉虽然已经很被旧了,可也全是用巨石砌成的,为了怕房顶被飓风乱走,房顶用的还是一整块专门挑选的又大又厚的石头。「嗷」的一声,这一声比刚刚的惨叫声凄厉多了,那人以比上跳时快了近一倍的速度被撞了回来。地面的石板像是想跟房顶的石头比试一下谁更硬的样子,跟那人来了一次最亲密的完全性接触。只是这次没有惨叫声继续传来,那人在这次亲密的接触之后,立刻便昏了过去。「叭、叭、叭」一阵掌声响起, 管家婆精选心水资料站一位高大英俊的少年拍着手走了进来, 一肖公式计算公式「好、好, 精选24码期期准阁下好身手、好心机啊!哈哈!」来人也就二十刚出头, 精选一码期期准高鼻梁、蓝眼睛,头发金黄,皮肤白皙,典型的一个西欧白种人。门口的诸人见了纷纷恭身叫道:「恭迎公子。」那少年只笑了笑,没理他们,径自向前来到已经昏迷了的红脸阿尖身边,弯腰伸在他背上轻拍了一下。却见那支钉在红脸阿尖屁股上的袖箭,竟然就那么缓缓的升了上来,直到箭身完全离开了红脸阿尖的身体,「叮」的一声落在了地下。与此同时,红脸阿尖也醒了过来。少年的目光向众扫了一圈后,说道:「把他抬出去,养好伤后,杀了。」说完,见众人诚惶诚恐的样了,满意的笑了笑,转身朝阿德的桌子走去。「你好,我叫埃利克斯,朋友们都叫我埃利。我可以坐下来吗?」「请便,埃利克斯先生。」阿德的称谓显然让埃利克斯有点意外,在以往的经验中,只要他这么说了,别人肯定会在第一时间内叫他埃利的。能得他的允许用朋友间的称谓,那将是一件多么令人兴奋的事啊。可眼前这位少年显然是拒绝了。虽然如此,埃利克斯也只是略微一愣,仍旧微笑着继续说道:「下人们不懂事,多有冒犯了。阁下手下留情,把袖箭上的毒素解了才出手,在下对阁下的宽容深表钦佩。」此话一出口,玉珠还没什么反应,可是跟红脸阿尖一起来的那十几个人可不同了。红脸阿尖使毒的本领他们再清楚不过了,尤其是他袖箭上的毒,就连他们主子埃利克斯都不敢大意,可是这个十多岁的少年竟能在那一瞬间把箭上的毒解了,这一手比他把袖箭射回红脸阿尖的难度大多了。阿德只笑了笑,端了刚送上来的萨普萨轻轻的呷了一口。埃利克斯又说道:「阁下的身手不像是出自瞑阳界,不知兄台怎么称呼?仙乡何处啊?」「鄙姓康,康德,符纣城人,这是舍妹玉珠。」「哦,原来是康先生,康先生此行也是为了翱岭的龙潭吗?」「龙潭?」「怎么?康先生不知道龙潭吗?」「不知道,我与舍妹对翱岭的神秘传说向往已久,是以来此旅游。至于龙潭的确没听说过,龙潭?难道瞑阳界有水了吗?」阿德说话的时候埃利克斯的眼睛紧紧的盯着他,在确定了阿德不是在演戏之后,埃利克斯终于放心了,哈哈笑道:「哈哈!误会了,误会了。」「兄弟本以为兄台也是为龙潭而来的,担心兄台兄妹二人不了解实情,贸然前往,是以相问。既然二位不是因此而来,那么兄弟便放心了。适才多有打搅了,告辞。」说完,手一挥,竟带人就这么走了。阿德被他这么一搅和,高手公式资料简直快糊涂了,扭头看了看玉珠,玉珠忙说道:「别问我,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。」「咯咯,这位帅哥,想知道吗?怎么不问问奴家呢。」不知道什么时候,店里突然又多了一位食客,还是位娇滴滴的美娇娘。阿德扭头看时,才确定了刚刚的话确是对自己而发的,因为对方正在向他狂抛媚眼呢。不可否认,这女人的确是个世间优物,无论身材、相貌,还是万种的风情,都无不令人想入非非,若是……,嘿嘿!肯定销魂。见阿德朝自己看来,女人笑的更媚了,轻飘飘的站了起来,一步三摇的走了过去。人未到,一股荡人心魄的体香便先到了。「公子,她便是瞑阳界十大红粉女郎中的老六,外号叫做蜜糖儿的花六娘。看来公子的魅力不小哟,红粉女郎个个都是目高于顶的主儿,而这位花六娘的眼光尤其挑剔。嘻嘻!该不是看上公子吧!」玉珠贴到阿德耳边笑嘻嘻的打趣到。阿德听了哭笑不得的骂道:「妳个小丫头,知道什么呀。」「什么小丫头啊,人家都三百多岁了。哼!总拿人家当小孩子。」玉珠最不愿意见到的,就阿德不拿她当大人看了,每次阿德叫她小丫头,都会嘟着嘴反抗半天的。阿德也拿她没法子,玉珠无论在什么事上都是很乖巧的,惟独在这件事上,玉珠是铁了心也要抗争到底了。「咯咯!看来这位小兄弟的确不是我们瞑阳界的人了,否则也用不着让这位大妹子介绍奴家的身份了。」花六娘不愧是个成了精的主儿,一句大妹子顿时让玉珠的脸色灿烂了许多。大妹子和小妹妹的意思虽然差不多,这这一大、一小间的些微差别在玉珠这种渴望长大的小姑娘来说,可就完全不同了。果然,还没等阿德发话,玉珠早站起来拉着花六娘笑眯眯的说上了:「大姐快坐,我们家里的家教严了点,公子又一直是在家里闭门读书的,对外边的事知道的不多,这还是头一次出门呢。」「哦?怪不得呢,咯咯!不过这样也好,外边那些烂舌头没少糟蹋奴家,那些传言不听也罢。唉!奴家不过是长的漂了点,那些臭男人吃不着葡萄,便硬讲葡萄酸。唉!做女人真难,大妹子,尤其是做我们这种漂亮女人就更难了,妳说对吗?大妹子。」玉珠这回可算是遇上知音了,花六娘的话句句打到了她的心坎儿上了。这会儿花六娘简直就跟她的再生父母一个样了,心里那个美啊!还扭头冲着阿德伸出小舌头扮了个鬼脸,小鼻子里冷哼了一声,那样子即可爱,又可气。两个女人一坐下,便叽叽喳喳的聊上了,全当阿德透明了。阿德苦笑着摇头叹息着,可心里还是挺明白的,这位花六娘恐怕是甩不掉了。不过有了这位消息灵通的花六娘,阿德倒还真是省了不少事。这不,有关龙潭的事没等阿德问,花六娘便说出来了。关于龙潭的传闻最近几天才传出来的,据传说,这瞑阳界里原本并不是没有水的。早在上古时期,瞑阳界里有着充足淡水,当时甚至还有海洋。水在自然界中一向都是由龙族撑控的,在瞑阳界也是如此。因为瞑阳界是间界,阳界和瞑界的龙族对瞑阳界里水系都有权管理,却也都可以不管。阳界诸龙因为牠们的力量在阳界是没有任何生物可以比拟的,从某种意义上说,阳界诸龙的日子过的比神都逍遥自在。在阳界,牠们都是绝对的老大,没人能对牠们的地位发起挑战。而在瞑界的龙族就没这么好运了,龙的力量虽然强大,可也不过是才到仙级而已。虽然也有神级的龙,可牠们早都跑到神界快活去了,真正干活的还是那些龙小弟们。而在瞑界,仙级的生物到处都是,牠们的处境当然和阳界的龙族没的比了。两界龙族的矛盾就这么产生了。而更要命的是,瞑界的龙族因为环境的压力,修为能力提高的很快。而阳界的龙族因为安逸的生活,使得牠们的功力远远的落在了下风。有能力的做苦差事,而没本事的却过着神仙般的日子。即使是龙,也不可能有那么高的觉悟啊!龙族因为其独特的职能,在五界中一直是一个独特的种族。在五界中,阳界虽然处于下界,可是另四界的生命全是由阳界的生命进化而来的。惟有龙族,牠们不在这个庞大而又繁复的进化体系中,牠们是独立于整个五界的体系,而自成一家的。龙族本身自有一套管理龙族的法则、体系,五界的法则牠们虽然也必须遵守,但牠们却不受天人的督查,龙族犯了事,由龙族自身的督查系统查处。龙族这种独特的地位,也使得牠们自然而然的养成了一种高人一等的优越感。而拥有着如此优越感的龙族内部,却存在着如此不平等的待遇,让这些一向高傲的龙又如何能够忍受呢?于是瞑界龙族对阳界龙族的不满最终还是激化了,而激化的焦点,就是在瞑阳界的管理义务上。谁都知道,瞑阳界是两界能量转换的地方,暴虐的能量风爆把这个地方弄的比地狱还可怕。一个连天人都不愿派人管理的地方,龙族就更不用说了。天人可以不管,可是龙族就没那个福份了,只要有水的地方,就必须龙族存在。龙族那特殊的地位让牠们在五界里获得了超人一等的特权,但有得必有失,瞑阳界的存在让龙族第一次感受到了特珠地位给牠们带来的不幸。两界龙族的官司一直打到了龙族长老院,瞑界龙族的确是让人感到同情,但是阳界龙族的金弹外交的威力也并不小。阳界龙族是五界龙族中最富有的一族,包括龙族长老院的大部分财政收入都得依靠阳界龙族。于是这场官司拖拖拉拉的一打就是十几万年,这期间,瞑阳界的水系因为无龙管理,几乎天天都在为患。搞的瞑阳界里的死灵们怨声在道,很多死灵更是以此为借口跑到阳界为恶。这给总管五界秩序的天人们带了数不尽的麻烦。对于龙族的特权地位,天人们早已心怀不愤了。凭什么呀?龙族犯了法他们无权管理,而龙族本身对犯了法似龙,在量刑上要比天人们的轻多了。这不只天人们有意见,五界里除了阳界外,谁没意见呢。而这一次瞑阳界里发生的事,正好给了四界生灵及天人们一个向龙族发难的口实。一场以民主、平等为理由的声讨龙族渎职的运动,在各方首脑的运做下开始了。这便是五界史上顶顶有名瞑阳界事件。龙族是五界最神秘的种族之一,就连明、暗神界对牠他的了解都不多。龙族到底出自何时、何地,有多大实力,甚至这世上到底有多少龙存在,各界都不清楚。这也是各界为什么虽然一直对龙族的特殊地位不满,但又一直给以容忍的原因。而这次不同了,在这次的瞑阳界事件里,龙族的确是理亏了。各界及天人们这次是理直气壮的向龙族发难,加上各界生灵们的声讨,龙族的长老院立刻就受到了巨大的压力。对自己遇到的困境,龙族长老院迅速做出了反应。一位长老亲自出面,从瞑、阳二界的龙族中各选了一条神龙到瞑阳界管理水系。同时,龙族破天荒的第一次派员参加了每四十年一界的五界擂台赛。一百条金级神龙在当界的擂台赛上出尽了风头,囊括了当界擂台赛中的所有桂冠。以其强大的实力震慑了各界以及那些蠢蠢欲动的天人们。瞑阳界危机,就在龙族长老院的迅速反应下,成功的化解了。瞑阳界的水患被控制住了,而龙族在擂台赛上所展现出来的实力,又明确的告诉了各界,不要惹我。危机是化解了,可是五界与龙族的矛盾也从此埋下了。当然这是后话了,以后再讲。我们在是先讲讲瞑阳界吧。当危机来临的时候,在外部巨大的压力下,龙族自然是抱作一团,一致对外。但是当危机解除了以后,龙族内部原本尚未解决的矛盾便又重新显现出来了。话说当初受命去瞑阳界坐阵的那位长老院长老,带了两条阳、瞑二界的神龙来到了瞑阳界。治水本就是龙的长项,瞑阳界里虽说能量暴虐,治起水来要比别的地方困难一点,但这也难不住牠们,几天的功夫,瞑阳界里的水患便消除了。而龙族的危机也在随后解除了,可是阳、瞑二界的矛盾在此的危机中并没有真正得到解决。危机过后,两族的官司照样是没有得到解决。反而因为危机时,因为受到外部和内部的压力,使得两族间矛盾加剧了。自从危机过后,这种加剧了的矛盾更加难以调和了。最终的结果是两界都不管瞑阳界了,并且还召回了各自在危机时被迫派到瞑阳界的神龙。把这个烂摊子一把推给了龙族长老院,什么时候长老院有了一个让双方都能接受的判决,两族再接手。如此一来,瞑阳界就剩了一位长老院坐阵的长老了。弄了半天,就剩自己一个龙留在瞑阳界里单练了,这位长老也不干了。龙族这次派往瞑阳界的长老是位七彩神龙,名叫翱螭。龙族内部有着非常严格的等级制度,由低至高分为:水级、银级、金级、五彩、七彩、九彩以及晶彩级。金级以上的才能被称为神龙,各个级别的评定完全是以龙本身的修为而定的,修为越高,品级越高,一点都含糊不得。什么样的级别,拥有什么样的权力。七彩级神龙可以进入长老院,接受长老供奉,最不济的也是总撑一界的龙王。虽然总撑一界的龙王也要做事,可是下面还有各级龙王负责,清闲得很。可是如今自己身为七彩级的神龙,竟然被派到了这个连最下等的水龙都不愿来的地方,一个手下没有不说,瞑阳界的工作量还特别的大,翱螭能高兴吗?

  via 教主侃球

原标题:投行:为何说美元近期涨势被削弱 风险逆风利好黄金日元

,,精选三肖一码资料

热门排行

最新文章

Powered by 香港黄大仙必中六肖 @2021 RSS地图 html地图